极速三分彩 “6元抽5万”“办卡抽5万” 游戏直播抽奖、竞猜或涉赌

  

  “感谢温柔哥的666张办卡!”煽动性话语、夸张表情,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号召直播间内的观众进行消费,参与“6元抽5万”的抽奖活动。

  近日,中国共青团官方微博转发视频点名“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日流水几百万。目前,该主播因涉嫌违规停播,斗鱼直播的抽奖功能下架。

  为了提升观众与直播内容之间的互动性,不少游戏直播平台开设了抽奖、竞猜投注功能,引发变相赌博的争议。

  尽管在各大平台充值的虚拟货币不可逆向兑换为现金,以小博大的抽奖行为已有较高的涉赌风险,已有直播平台因提供可以获得虚拟货币奖励的竞猜游戏而被处罚。

  第三方市场对虚拟货币的倒卖交易,同样让直播平台成为“充值-抽奖/竞猜-兑现”赌博链条中的一环。

  利益驱动之下,一些外围博彩网站也盯上游戏直播平台,介入到游戏主播的直播对局,通过非正常玩家干预游戏进程,对比赛结果下注操盘,平台则成为非法博彩的工具。

  随着游戏行业逐渐成熟,市场竞争同样日趋激烈。在头部游戏直播平台的收入超90%都依靠直播这一现实情况下,面对严打违法直播内容的态势,如何平衡刺激用户消费及规避涉赌风险,成为游戏直播平台亟待解决的难题。

  “6元抽5万”

  “一张办卡,五万带回家,孝敬你爸妈。。。你还没办卡,五万中不了。”一场直播视频中,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声音高亢地感谢观众的办卡,伴随着满屏“666、中中中中中、冲冲冲冲冲冲”等弹幕。

  办卡,是斗鱼直播平台的礼物形式,6元即可购买一张办卡。日前,中国共青团官方微博转发视频点名“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日流水几百万,有人输光说“想死”。

  在主播“彡彡九户外”直播间举办的“办卡抽五万元”的活动中,观众一定时间段内赠送其价值6元到10元不等的虚拟礼物参与抽奖,通过平台算法生成中奖名单,获得价值几万元不等的虚拟货币礼物。随后,该主播通过微信、支付宝转账形式发放现金奖励,类似于提现。

  抽奖活动中,用户普遍认为送的礼物越多,中奖几率越高,由此豪掷千金为求稳中大奖。

  上述视频提到,有青年网友投诉,在该直播间前后共花费14万投注,“花光了我所有积蓄,我信用卡欠了3万,都还不上。”

  送1个礼物与送100个礼物中奖概率是否一致?“粉丝福利社中奖都是随机的。”斗鱼客服表示,只要符合参与条件的用户均有可能中奖。

  目前,“彡彡九户外”已停播极速三分彩,直播间标题已改为“开播时间待定极速三分彩,等我”极速三分彩,未被封禁。

  直播间页面显示,该主播涉嫌违规,正在整改中。具体的违规原因,则尚未透露。斗鱼方面回应,官方后续会进行具体通知和说明。

  “以小博大”抽奖下架

  据了解,直播抽奖的形式在各直播平台上已是普遍,但像主播“彡彡九户外”这样以大金额支付宝转账吸引观众送礼物抽奖的主播较少。

  以企鹅电竞平台的主播“老实敦厚的笑笑”为例,在直播间进行完英雄联盟赛事解说后,往往会发起抽奖功能回馈观众,奖品以Q币或实物为主,用户进行弹幕互动即可参与抽奖。

  “彡彡九户外”则将直播抽奖变成一个牟利环节,成为其日常直播的主要内容。“办卡抽5万”、“办卡抽4万”“10元抽1万”,各种以高奖金诱惑观众送礼物。

  “彡彡九户外”的直播间关注人数约为318万人。在他的“鱼吧”内,有位老观众发出如此感慨:“直播间的氛围变了,不再是快乐向上的直播间,chou(抽)这个就不说了,主要是直播导向不对,从一个积极向上的直播间变成了钱钱钱的直播间。”

  “直播间已经下架了抽奖功能。”斗鱼客服9月18日透露,目前直播间只有互动奖励功能,但不建议主播选择现金奖励。

  此类以小博大的抽奖返现活动是否涉赌?诺诚游戏法创始人、游戏行业律师朱骏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即使使用的是虚拟货币交易,同样涉嫌赌博,主播涉嫌开设赌场罪,如果平台明知不处理或者主动组织,涉嫌共犯。

  “赌博一般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投入法定货币或财物;随机结果,存在以小博大机制;所获得的虚拟物品可兑换成法定货币或者财物。”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王琼飞分析,从直播间抽奖行为看,购买虚拟货币进行以小博大式的抽奖,基本满足前两个条件,如果将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或者其他财物,则符合赌博的特征。

  对于主播而言,如果私下向参与抽奖的用户主动提供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通道,包括主播自身或引导至电商平台的变现通道,很可能构成涉赌行为。此时,积极参与抽奖并主动寻渠道兑换法币的用户,金额较大的也可能面临赌博风险。

  “直播平台中的抽奖活动,如果观众投钱参与的目的是中现金奖品,实质上就是赌博。”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文战表示,由于现金为主播私下发放,涉及追责时,平台方是否有责任,要看平台方对这种操作是否明知或应知。

  王琼飞认为,各直播平台未提供兑换法定货币或者财物通道,在用户协议和规则中也反对此类行为,故涉赌风险较小。若平台在明知情况下而不处置,则可能面临监管风险。

  “即便平台不提供回兑服务,抽奖玩法还是存在构成赌博的风险。”言上游戏法创始人、立方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让军举例,获奖用户注册另外一个主播账号之后,可以将此笔虚拟货币打赏给自己的主播账号。

  这意味着,实际上也变相实现了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付,形成了“充值-抽奖-兑现”的完整链条,存在较高的涉赌风险。

  竞猜投注引涉赌争议

  为了提升观众与直播内容之间的互动性,不少直播平台还开设了竞猜投注功能,成为涉赌的争议之一。

  竞猜,主要对象为一局比赛的输赢或比赛中主播击杀敌人的数量等,观众可以选择“能”或“不能”等选项,用充值的虚拟货币下注,赔率可自行设置。如果竞猜结果正确,下注者可获得虚拟货币的奖励。

  以虎牙平台的种豆玩法为例,用户可购买虚拟货币金豆和银豆,如充值50元可获得35万个银豆。主播开启种豆后,观众可选择自己认为会获胜的一方,并选择数量进行种豆。如果选择结果正确,系统会根据倍数奖励银豆,否则将失去种下的银豆。

  在虎牙平台某英雄联盟主播9月15日的直播间中,一局游戏开启了三种类型的“种豆”竞猜,分别为“我能胜利吗”、“我能杀10个吗”、“我能死5次吗”,分别对应“能”或“不能”的选项,根据投注人数的不同,显示有“种1得0.5”、“种1得0.3”等赔率。

  虎牙的客服表示,平台中充值的各类虚拟货币均不可逆向兑换为现金。

  “这种竞猜和竞猜类游戏比较类似,普通竞猜类游戏和涉赌、宣扬赌博类游戏的最大区别在于用户前期投入的是否为法定货币、虚拟货币或实物。”吴让军表示,利用虚拟货币进行赛跑、赌大小等竞猜游戏,即使平台不提供虚拟货币现金回兑服务,仍然有涉赌风险。

  目前,实践中已有直播平台因提供可以获得虚拟货币奖励的竞猜游戏而被处罚的案例。

  如北京某直播平台,有主播直播时提供了“宠物赛跑”游戏,用户用充值的虚拟货币参与“宠物赛跑”游戏,最终该平台2019年3月因涉嫌存在经营性互联网文化单位提供含有宣扬赌博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而被罚1万元。

  虚拟货币可第三方兑现

  尽管投注和获得的均为虚拟货币,但此类货币可通过第三方中介进行兑现交易。某电商平台上,存在多位提供直播平台虚拟货币交易的卖家。

  一个描述为“虎牙银豆低价100w”的商品标价92元,月销量1362件。卖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虎牙平台的虚拟货币银豆,可进行提现交易,其回收兑换银豆的比率为“110W=88元”、购买银豆的兑换比率为“100W=92元”,即可用110万个银豆提现88元、用92元购买100万个银豆,商家以此赚取差价。

  斗鱼平台的虚拟货币“鱼丸”同样可以进行提现交易,回收“鱼丸”的卖家透露,提现可打7折交易。

  由于直播平台的用户协议中一般会规定,禁止用户对平台服务或其衍生物进行倒卖、转手、置换、抵押有价交易等方式非法牟利。吴让军认为,对于直播平台用户而言,此类交易可能会构成违约。

  提供此类服务者,则可能会构成不正当竞争。在实践中,作为交易对象的此类虚拟货币可能来源于使用境外信用卡在平台盗刷充值、利用苹果漏洞恶意退款等,存在诸多法律风险。

  “此类倒卖行为会助长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双向兑付。”吴让军表示,根据有关规定,虚拟货币的使用范围仅限于兑换发行企业自身所提供的虚拟服务,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它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

  禁止性规定的目的,在于切断押输赢、竞猜玩法的回兑路径。但当下存在的虚拟货币倒卖,也让直播平台成为“充值-抽奖/竞猜-兑现”赌博链条中的一环。

  非法博彩渗透游戏直播

  在虚拟货币竞猜有涉赌风险之外,一些外围博彩网站盯上直播平台,介入到游戏主播的直播对局,使平台成为非法博彩的工具。

  根据最高法的相关解释,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同样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罪”。尽管国内对网络博彩有着严格的限制,地下博彩依然猖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一个名为IM电竞的博彩APP中发现,包含多名知名游戏主播比赛对局开出的盘口。

  在该软件的电竞板块,对英雄联盟、云顶之奕、王者荣耀等知名游戏的赛果认定和盘口认定进行了详细说明。玩法同样丰富,包含胜负盘、主播击杀盘、游戏时间盘等7种不同盘口。在9月16日下午时段,针对英雄联盟主播开出的盘口有前职业选手uzi、知名主播虎神和WE战队现役选手jiumeng的比赛对局。

  “近年来,有部分涉赌团伙盯上了直播平台,会付费在主播直播间宣传涉赌广告、加博彩群信息等,已经成为平台严管的风险点。”一位游戏直播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曾有主播因为在直播间悬挂赌博广告被封禁,有赌博团伙每月支付其一万元宣传相关QQ群。

  大力推广博彩信息的背后,是渗透到各大平台游戏主播直播间内高端游戏对局的“演员”。

  游戏中的“演员”多指非正常游戏玩家,往往以故意送人头或消极游戏的形式控制比赛输赢,使得游戏成为被下注操盘的工具。

  一位知名英雄联盟主播,近日便遭遇了一场长达110分钟的对抗“演员”操控盘口的对局。

  英雄联盟每局比赛共10人对局,双方各5人。在峡谷之巅的一局高端排位中,该主播和辅助双排遇到了7个“演员”。有观众称,这场游戏的外围开了巨额盘口,主播实现8次击杀敌人并获胜的下注金额高达几十万元。

  游戏中途,已实现6次击杀敌人的主播感觉到局势不对,在直播中表示:“这些人就是(为了赢盘口)想让我再拿两个人头,同时又不能让我输。”同时,他还发下毒誓说自己没有参与盘口。

  该对局结束后,在微博上掀起讨伐“演员”的声浪,英雄联盟官方对此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称“这些违规的人都处罚了。”

  英雄联盟FPX俱乐部中单选手Doinb曾在直播中透露,有多个专门狙击他的“演员”群,有100多人的群和60多人的群,当一次“演员”可以拿到五六百元的报酬。

  “博彩网站控制游戏输赢的主要形式,分为”演员“干预比赛与买通选手打假赛。”吴让军介绍,这两种行为均无法仅凭借直播平台的力量规制。前者主要应当由游戏厂商监管,后者则受赛事厂商规范。

  作为平台方,则需要建立投诉举报机制,对接游戏平台打击干扰主播正常游戏的行为,对接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处理主播打假赛的行为,肃清直播环境。

  主播涉赌成监管难点

  随着游戏内容生态迅速发展,主播涉赌已不少见,甚至构成犯罪,多家直播平台已对涉赌主播进行查处及规范。

  “对于主播的涉赌行为,各平台均会有一些认定标准,但整体是要从玩法和链条来判断是否构成闭环,否则会因涉赌话术处罚主播存在不当诱导行为。”一位头部游戏直播平台的工作人员表示,主播是否向用户提供货币的反向兑换成为关键。

  2018年8月,斗鱼发布《关于加强监管网络赌博直播内容的公告》称,近期有个别主播在直播时涉嫌修改游戏程序利用游戏内功能赌博,斗鱼对涉事主播采取封停直播间的处罚。

  今年5月,山东薛城警方破获一起主播在直播平台利用梦幻西游游戏进行赌博活动的案件。快手主播直播挖游戏中的藏宝图,并诱导观众通过微信下注。

  据了解,梦幻西游的藏宝图玩法原本为博运气的游戏,有一定几率开到高级道具。两个主播每次开五张藏宝图,开出不同道具对应不同金额。一图一注,每注80元,每张图的开奖金额从50元到1300元不等。玩家通过直播间加主播微信下注。若无法开出对应开奖图上的道具,玩家所下注的金额则归主播所有。警方介绍,主播刘某、郑某的行为,触犯《刑法》的开设赌场罪。

  随后,快手发布相关公告,在梦幻西游、大话西游等个别游戏版区中,部分游戏主播违规通过第三方社交工具引导,对直播中的游戏结果进行下注,平台封禁了132个导流涉赌的用户账号。

  快手方面表示,游戏主播导流涉赌的行为较为隐蔽,违规主播为了躲避平台监管,把竞猜等涉赌和交易行为转至第三方支付平台,这使得平台对导流涉赌的拦截、追查变得尤为困难。

  除了对多款游戏直播内容的涉赌排查,识别非法博彩广告也成为平台的监管难点。相比主播口播宣传涉赌信息,博彩群信息则进一步加大了整治难度。

  “平台以前没有严管类似信息,因为赌博行为不发生在直播间。目前审核人员则要一个个加群才能核实是否涉赌,再依此管理主播,量很大而且要跳转平台。”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对于涉赌的监管,主要集中在头部主播及核实举报线索。

  规避涉赌与引流之争

  近年来,国内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增速明显。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今年7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1月至6月实现营收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用户规模近6.6亿人。

  随着游戏行业逐渐成熟,市场竞争同样日趋激烈,以游戏为核心,电子竞技、游戏直播和短视频等产业的融合加快。

  在游戏直播赛道上,虎牙、斗鱼、企鹅电竞等头部平台,正面临着B站、快手、抖音等平台相继宣布入局的考验。

  资本市场上,游戏直播平台当前的盈利能力仍然较弱,收入结构相对单一。

  以虎牙和斗鱼为例,两个平台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均显示,仍高度依赖直播收入,虎牙当季直播收入25.65亿元,占比超过95%。斗鱼当季直播收入23.2亿元,占整体营收比重92.5%。

  和所有视频行业一样,游戏直播需要用高流量为平台带来商业价值。引发涉赌争议的各类玩法和功能,初衷同样源于增进主播和观众之间的互动,聚集直播间人气,为平台带来流量和打赏收入。

  但监管层面对违法直播内容的严厉打击仍在进行。今年6月,国家网信办对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全面巡查,提到有的平台利用“抽奖”“竞猜”“返利”等方式涉嫌组织网络赌博。

  在营收利润和市场份额的争夺之下,游戏直播平台应该如何平衡刺激用户消费及规避涉赌风险?

  “是否构成赌博,主要看是否允许货币的双向兑换以及是否形成了与赌博较为相似的交易链条。”吴让军表示,以此禁止性规定出发,平台在设计互动玩法时,可以采取相关措施规避涉赌风险。

  例如,平台应禁止用户直接投入现金或虚拟货币进行投注。同时,不能提供反向兑换服务。避免提供可能被主播用于赌博的功能,如在抽奖设置时采用只允许无门槛抽奖,避免主播将有门槛抽奖作为赌博工具。

  需要注意的是,反向兑换,除了平台直接提供现金兑换服务以外,还包含虚拟货币兑换商品,商品可以通过由平台开设的或平台与其有合作的第三方兑换成现金,以及平台招募代理商进行虚拟货币的兑现等情形。

  从直播平台的监管出发,应将赌博视为红线问题,对所有主播进行严格监督和管理。对于用户的消费行为,平台应设置大额消费提示、充值上限限制,如设置每日每局用户抽奖、充值上限。

  “抵制涉赌玩法是为了整顿不良之风,而不是为了阻碍游戏直播企业牟利。”有业内人士表示,促进企业思考更加有益的营利方式,才能促进整个产业向更有利的方向发展。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posted on posted @ 20-10-30 03:36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安徽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追求更好 技术支持